行业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回收无锡区域市场经销权惹下纠纷 我乐家居与原

发布时间:2020-03-18 22:58来源:未知点击:

  原标题:回收无锡区域市场经销权惹下纠纷,我乐家居与原经销商撕破脸皮对簿公堂

  “我所有的事情都是实话实话,我想拿到我正常的权益。”党勇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电话的那头忿忿不平,他与我乐家居(603326.SH)的纠纷已经快两年。

  在2016年4月,党勇强成为在无锡地区的经销商,按照他的想法,幸福的生活应该接踵而来,但他没想到的是,此后带来的纷扰是他难以承受的。

  2020年2月27日,我乐家居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函中表示,“针对党勇强对公司进行的严重侵权行为,公司已起诉至南京市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目前案件处于诉讼敏感期,根据代理律师要求,公司应保持缄默,但党勇强近期又开始发布诸多不实言论,试图通过舆论导向,影响司法判决。”

  在无锡建材市场,党勇强也算是小有名气,他在这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每年赚个三四十万应该没问题”,在党勇强看来,如果没有去做我乐家居的经销商,自己现在的生活应该还是很不错的。

  正是因为在建材市场赚了一些钱,党勇强开始寻找新的、更大的机会,而此时我乐家居也在无锡市场寻找新的经销商,“他们此前有无锡经销商,但是做得不好。”

  2015年上半年,我乐家居招商部的一位朱姓经理来到无锡拜会了党勇强,并向其介绍了我乐家居的经销商政策以及公司发展的情况。经几接触,党勇强对我乐家居有了了解,也有了信心。

  于是,在2015年下半年,党勇强与我乐家居签订了经销商合同,获得了无锡市场的代理权。

  实际上,我乐家居当时正处在上市的攻坚阶段,经销商模式是其主要的商业模式。

  我乐家居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模式以经销模式为主,且公司注重对经销商的管理与培训,在店面形象设计、产品定价、客户服务等方面对经销商进行了统一管理,并不断通过培训加强经销商业务能力,增强经销商与公司之间相互促进、共同成长的战略合作关系。”,

  上述报告期内,我乐家居通过经销模式实现的收入分别为 43670.64万元、50120.90万元和 59338.19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92%、86.58%和 87.78%。

  由此可见,我乐家居是以经销商模式为主要商业模式的,而且也说明经销商对我乐家居的重要性。

  党勇强作为我乐家居经销商的第一家门店在2016年4月开业,他的确展示了他在无锡建材市场的经验与人脉,轻松完成了我乐家居给他下达的经销商任务。

  我乐家居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度前十大新增经销商,江苏无锡我乐橱柜(党勇强),销售金额164.39万元,毛利率为35.08%”,位列第三名。

  党勇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乐家居给他订的2016年任务,“是七八十万,我完成了160多万,是当年的全国新增经销商第三名。我2017年完成的也很好,是全国经销商的第82名。”

  在我乐家居众多经销商的努力下,我乐家居在2016年实现了67619.81万元的营业收入,并在2017年6月登陆上交所成功上市。

  完成了2016年业绩之后,党勇强在2017年继续经营着无锡市场,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我乐家居对他2018年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想法。

  “他们总部领导找我谈线年无锡市场要更换代理商。”党勇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乐家居的经销商合同是一年一签,达不到业绩是可以在下一年更换经销商的,“我当时第一个店已经投了那么多钱下去,这才刚有起色,如果我不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开新店,万一他们第二年取消了我的经销商资格,我之前投进去的钱岂不是打了水漂。”

  与家人商量之后,再加上对我乐家居发展前景的信任,党勇强卖掉自己和父母的住房,又向亲戚朋友筹资260余万元,在无锡市的月星广场和美凯龙广场租下两个A类位商铺,打算2018年再新开两个门店。

  “我新开的第一个店是2018年5月开业的,还有一个店是8月份开业的,就在我第二个新店还没有开业之前,还在装修的时候,我乐家居的7月20日喊我到南京总部去开会。”党勇强到了我乐家居的总部才知道,“南区市场总监徐邦明和江苏大区经理蔡骏直接通知我无锡市场总部要直营,当时我整个人就懵掉了,本能反应就是不可能,我的店面刚开业你就来给我谈收购直营。”

  随后,我乐家居又派了龚晓龙等人去无锡和党勇强谈收购无锡市场总部直营事宜,“他们说,你不卖无锡市场也可以,公司可以随时取消你的代理权资格。”党勇强觉得自己很冤,他又去南京想找我乐家居总裁汪春骏“讨个说法”,但是汪春骏对他“避而不见”。

  2020年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上述事宜询问我乐家居证券事务代表龚晓龙,他在2月26日的回复短信中表示关于这些事,“请联系最新的董事会秘书,我已经不负责了。”

  根据我乐家居的公告显示,公司暂时没有新任董秘,而董秘一职暂时由公司董事长缪妍缇代行。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龚晓龙,谁是最新董事会秘书时,他的回答是“我现在业务部门,并不清楚公司总部的情况。”

  而当年要被收购的党勇强却是心急如焚,他在2018年8月14日凌晨4点突发心绞痛,被送至无锡市中医院进行抢救。

  或许是“大难不死”,党勇强最终同意了转让无锡市场给我乐家居,“我没办法了,不答应被收购,那么我乐家居可以随时取消我的无锡代理权资格;答应被收购,自己前期的投入或许还能回来一点,那我就去做点小生意,日子也能过下去。”

  2018年11月14日,党勇强和我乐家居签署了无锡市场的转让合同,无锡市场3个店面、人员、定单等所有的转让总金额仅为241万。

  2020年2月27日,我乐家居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回复中表示,“党勇强是原无锡经销商,公司将无锡纳入直营并非主观意愿,而是由于党勇强资金链出现问题并多次请求公司援助,基于多年合作情谊及对顾客负责的态度,公司才同意接手无锡店面。公司充分考虑了党勇强的实际情况及2018年亏损,已做一定程度的让步,未对店面资产做折旧核算。”

  实际上,在我乐家居收购无锡经销商市场的2018年,经销商渠道依旧是公司的主要销售方式。其2018年年报显示,经销商渠道实现收入 85622.20 万元,较2017年增加 6.18%,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重 79.12%。

  党勇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描述了我乐家居的商业模式,“你知道为什么我乐家居要逼着经销商加快开店吗,因为经销商的店开得越多,我乐家居的销售收入就越多。他们实际上就是把货卖给经销商,因为一家经销商要开店,其门店里的样品、装修等等物件都得从我乐家居买入,对于我乐家居来说,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笔销售收入开店以后,有了客户的订单,对于我乐家居来说,又是从经销商那里获得的一笔销售收入。”

  我乐家居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回复中表示,“公司与党勇强先生之间的转让合同经双方签字盖章确认,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受到法律保护。”

  但是在党勇强看来,我乐家居是看自己运营无锡市场两年半做得不错,就动了心思收购,“就是收购款,我也没有全部拿到。”

  党勇强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一份投诉材料中,关于无锡市场转让合同签定240万转让费中要扣除:“客户预收货款(104万)、无锡市场转让定金(20万)、总部借支的信用额度(48万),合同规定无锡转让余款(51万)必须要到2019年4月30日付。”

  按照党勇强的说法,我乐家居实际上到最后拿出了17万就合法的取得了无锡市场三个总面积720平方米的商场A类位置营业店面、60余个客户定单(预计总销售额200余万)、代理商培养了2年多的销售团队及无锡经营权。“到2019年4月,我去要最后的尾款时,他们还说我倒欠了我乐家居的钱。”

  在采访回复中,我乐家居表示,“合同中对相关费用结算和扣除方式做了明确规定,并且公司已按合同约定支付部分款项,由于党勇强未积极履行而形成的重大客诉费用(重大客诉包含有交接订单明细以外的收款引起的客诉,遗留订单因党勇强原因导致的重大投诉)、其他处理债务关系费用(包括党勇强和其他个人、合作方、装饰公司等影响到我司店面经营的债务关系),按照合同约定我司有权在尾款中扣除处理上述债务的相关费用。”

  我乐家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相信法院会就无锡经销权转让事项及党勇强的个人行为做出公正的裁判。”

  党勇强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承诺,他说的一切都是以事实为依据,“否则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3月17日板块复盘:三大逻辑力挺!国内半导体制造材料行业进入快速上行趋势(附图表 )

  “新基建”加速,发改委今天表态将继续支持大数据中心建设,2家龙头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