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七旬老人无儿无女 申请低保却迟迟办不下来

发布时间:2019-12-02 01:34来源:未知点击:

  最近,莱西市的王女士给96566打来求助电话,说自己的叔叔无儿无女,申请了两年的低保迟迟办不下来,想求助记者来帮忙。到底怎么回事,一起来看看。

  王基化的侄女,王艳芝:今年六十九岁,七十岁了,来了。记者:这都是些什么?腿不能动弹,下不来床,你看看。

  中午,记者来到了莱西市沽河街道王家山后村,在王艳芝的带领下走进了王基化的家门。院子里垃圾堆满,屋内的家具上落满了灰尘,这个蜷缩在被褥中的老人——便是七十岁的王基化。

  记者:窗户还开着,晚上不冷吗?王基化:冷的话,一下子就蒙住头,那个窗户开了,我用钩子够不到,别的窗户我能用钩子勾到。

  将近正午,屋里依然冷的拿不出手。由于股骨头坏死,王基化的下肢无法活动,他手中这根木棍的长度,便是他的最大活动范围。

  王基化说,自己有姊妹三个,女姊妹出嫁了,哥哥也是一身的毛病,平时都是嫂子、侄女给自己送口饭吃。

  王基化:就我妈妈自己拉扯三个孩子,俺老爹早就死了,比俺妈大28岁。记者:这个房子是你的吗?不是,这是我后来处了一个老伴。

  由于家境贫寒,王基化一直没有娶上媳妇。直到2001年,在亲友的撮合下,50岁的王基化和同村一名丧偶的女人生活在了一起,这也是王基化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提起老伴,王基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腼腆的笑容。但是,这段温馨的日子在去年走到了尽头,2018年冬天,王基化因为股骨头坏死住进了医院,老伴在医院里陪床,没想到一不留神走丢了。

  王艳芝:找了十多天才找到,我一提起来心就揪起来。记者:找到的时候自己在外面?冻死在了一个小沟里了。

  提起这段往事,王艳芝的眼泪便止不住的流。她说,原本叔叔和婶婶互相有个照应,如今走了一个人,王基化又不能下床,重担全都落在了母亲的头上。

  记者:你这个腿是怎么了?阿姨。王基化的嫂子:腿疼,挺厉害的。记者:他自己说多亏了你这个嫂子。没法子。记者:这是做了什么?你看看吧。

  热乎的糖包,刚炖出来的大白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王基化也顾不上说话了,躺在床上大口吃了起来。王艳芝说,自己平时要打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是母亲拖着两条并不灵便的腿,来来回回给叔叔送着饭。

  王艳芝担心,等到大雪封门,腿脚不灵便的母亲便无法出门送饭,叔叔很可能也会走上婶子的那条路。

  王艳芝:他是股骨头坏死。记者:没有做手术?没有做,没有钱做,原本想办了低保再做,但是耽误了两年了。医院的医生就说赶紧回去办低保,那样能少花钱,动个手术就好了。

  王艳芝告诉记者,如果有了低保,叔叔把腿治好了,他们身上的担子也能轻松许多。但是,他们在两年前提交的低保申请,如今依然没有下文。

  王艳芝:就是村里不给办,就是因为选举的时候,不是一帮的,就老是别扭。村里其他的低保,哪一个都比不上他,其他人都能自理,他都不能自理了。我在一寻思我婶婶冻死在外面,我就更难受。

  王艳芝一边担心叔叔会冻死,另一边又想尽快帮他办出低保,让叔叔恢复健康。按照王艳芝的说法,低保迟迟办不出来的责任在村里,事情是不是她说的这样呢?记者来到了王家山后村村委会,村委里空无一人。

  无儿无女的老人,现在生活又无法自理,好在有嫂子侄女帮衬着,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办上低报,起码能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但是我们不明白了,生活如此困难,为何低保迟迟办不下来?难道是有什么隐情?为了核实相关情况,记者在村子里四处求证。

  村委委员:他这件事很卡低保标准,也没有孩子,现在就是嫂子给他做饭,给他点吃,就因为他这件事,我们村委跑了大半年了,一直是党支部不给办。记者:村委给办,但是村党支部不给办吗?村党支部不给办。

  在村委会门口,记者碰到了一名村委委员。他说王基化的条件符合低保范围,无奈村党支部不点头。这件事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记者打听到了村党支部王书记的家。

  村民的话语间,充斥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无奈,记者又来到另一条街道上,这里的村民痛快的提供了王书记的电话。但是,王书记的电话无法接通。

  村子里诡异的氛围,让记者对整个事件也充满了疑问。为了核实相关情况,记者又赶到了沽河街道办事处,在街道工作人员协调下,记者联系上了王家山后村村党支部王书记。

  王书记:他确实可怜,不是不给办,他自己没有身份证,谁能给办了。记者:没有身份证?就是因为没有身份证给卡下来了。

  王书记告诉记者,王基化今年才申请的低保,由于没有身份证,这才给耽误了下来,并非有人故意刁难。

  王书记:上个月他们也去街道了,他们能去街道求助,肯定能去派出所办出身份证,村子距离沽河街道三十多里地,他们能去沽河街道,就是不去派出所。

  王书记说,村党支部了解王基化的情况,也知道他符合低保标准。眼下的难题在于,王基化的家属不肯补办身份证,还拿这件事情来攻击自己。随后,记者又联系了王艳芝。

  王艳芝:他的腿不能动弹。记者:弄不了也得想想办法啊?王艳芝:这就说,我也愁的,我骑着电动车,不敢拉他。能不能让他去养老院呢?记者:一开始不是说办理低保的事吗?怎么又到了养老院了?王艳芝:是不是都得办着?去养老院也得需要低保。

  王艳芝一直强调,自己没有能力带王基化补办身份证。但是,王书记告诉记者,就在一个月前,王基化还在家属的带领下,去过沽河街道。到底是谁在撒谎?记者找到了沽河街道办事处负责民政的刘处长。

  沽河街道办事处,刘处长:这件事就是让侄女拉着他去派出所办身份证就行了。记者:你确定王基化一个月前来过这里?确定,来过这里。当时有个老头拿着马扎子,坐在那棵树下,一直坐到黑天下班了,我说怎么在政府院里,坐着这么个老人算怎么回事?后来打算让派出所送他回去,后来打听才知道有个侄女。后来给解释清楚了,侄女才知道不是村里不给办。

  刘处长说,具体的情况全都告知了家属,但是王艳芝却坚持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谁在撒谎,或许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明白。刘处长表示,只有家属配合提供王基化的身份证,低保才能申请下来;之后,民政部门才能协调王基化的养老问题。